路人

前尘往事皆不问

大概从夜夜开始 搞同人的意义在于 体现那个人身上我觉得美的地方。




脑瘫那种谁都不喜欢的不算。

还是很想搞我流花吐

他因为爱一个人而那个人不爱他这件事要死了
这个人是和他一起生活了很多很多年的伴侣
发现亲吻不能治好自己之后 才反应过来的
不是原来他不再爱我了这件事
是原来我还爱着他啊
不能反抗死亡 没有人可以归咎 甚至没有人可以打扰
一个人处理着后事的时间里
不断发现原来我还爱着他啊的一些事 让人快乐

鬼故事



鬼故事


这本书,纯黑封面,上书五个血红大字“鬼故事大全”,三厘米厚,相当有一点骇人架势。然而红字印出了重影,黑底黑得深浅不均,书脊凹凸不平,还有几页纸从书里面戳出来,一看就不是什么正规出版物。

可这本书的来路却让人不能轻视。

至少T先生是这么认为的。

T先生和K先生是在某个夏天晚上压马路的时候遇见这本书的,说是压马路,其实七拐八弯也不知道穿进了哪条小巷子,天已经完全黑了,路灯不太亮,四周只有知了知了叫个不停。显然T先生心里已经有点发毛了,他往K先生身边靠了靠,K先生没停下步子,手向后伸,准确地找到T先生的手,拽进自己手里。T先生一下子忘乎所以起来,黑暗弄堂里影影绰绰的一点恐怖气氛立刻可以忽略不计。

那个书摊就出现在拐弯之后的下一个巷子口,零星多了几个人,有一棵高大的泡桐树刺进围墙里,书摊的灯支在围墙边上。K现实凑过去看了两眼,一下子从一地书里举起一本,拿出来在T先生眼前晃了几晃。

就是这本盗版鬼故事书。T先生被吓了一跳,差点没叫出来,K先生似乎觉得很有趣,不顾T先生反复抗议,立刻掏钱买了。然后一手拉着T先生一手拎着书找起回家的路。

T先生想找各种机会把这本书丢掉,被K先生制止了。T先生试图以他们再去压马路的时候再没有见过那棵泡桐树,更没见过那个书摊来论证这本书的不寻常,不宜久留。K先生好好好应着,然后微微一笑,摸了摸T先生的头,

“不知道了吧,这就是机缘,我们有缘。”

T先生被一句“我们有缘”拐得七荤八素,不再试图挑这书的刺。

“那你买这本书是想干嘛?”

“给你看啊。你不是怕鬼吗?多看看看习惯就好了。”K先生把书推到T先生手边,对他很温柔笑笑,“或者你下次见鬼,你就可以跟它聊聊天,或者直接讲鬼故事吓它……”

“你才见鬼!”

T先生愤怒地将此书扔到一边,作出有点生气的样子说我才不需要。然而当晚,依然请到K先生在浴室门口守卫,以防各路妖魔鬼怪在他洗澡时候捣乱。

K先生倚着浴室门把一本鬼故事扇得哗哗响,朝里面的T先生喊我就说你需要它,要不要试试看,不然我晚上给你念?不然我现在给你念?

里面T先生先是没理他,最后大概忍无可忍,喊出一句

“我有你呢,要它干嘛。”

外边果然就安静了。

“啧。”K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摇了下头,把书随手丢开了。


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T先生都没再看见那本书。

直到有一天晚上,也是夏天,他在洗澡,抬头间眼角似乎扫到镜子里印出一个黑影,吓得他尖叫一声扯了块浴巾一下子冲到外面。T先生一个人不敢再回浴室看个究竟,裹着浴巾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呆。

第二天T先生就翻箱倒柜开始找那本《鬼故事大全》。在某个柜子深处找到它的时候T先生松了一口气,想还好K先生走的时候没把它带走。

T先生马上又想,K先生哪儿有闲情逸致把它带走呢。

第二天正午,在六月底盛夏即将来临的大太阳底下,T先生翻开了这本鬼故事的第一页。

这本书看着厚,看起来倒也不慢,T先生小心翼翼翻完第一遍,又怕不够熟练真有情况一紧张给忘了,于是又看了两遍三遍四遍,每个故事烂熟于心,直给他看出点妖魔鬼怪不过这样,世间之事也不过这样的大彻大悟来。

生死都平常,何况聚散。

可惜T先生这一肚子的鬼故事之后也没什么用武之地,洗澡的时候镜子里只有自己,再没有其他东西。

有一天他坐在浴缸里听着外面知了知了叫个不停,有一点犯困,又有一点无聊,他看着白茫茫一片的镜子,笑了笑说。

我给你讲个鬼故事吧。


空罐子

什么都不知道的某楼闲路纪念一下某楼。








反正不是现实向。
























空罐子








当T先生牵住K先生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不着边际的幻想。
有一次,他们要过马路,正在等红灯。T先生忽然听到海浪的声音,觉得自己在一座岛上,四周只有树木,礁石,海水,他福至心灵猜到这大概是世界末日,人类只余下自己和K先生,他们将在这座孤岛生存或者死去,他们两个人,简直像一个隽永的预兆。T先生一时间被巨大的恐惧和甜蜜一起击中,忍不住抓紧了K先生的手,K先生并没有把头转到他那一边,只是也回握了一下。这时候绿灯亮起来了,K先生向前走,拉着他穿过那个路口。








T先生少数几次没有把幻想和K先生分享,也许觉得这对于男生来说太恋爱脑(一般他不太会介意这个),也许他觉醒了一秒钟向来欠缺的不让己让人难堪的能力,更有可能是还沉浸在甜蜜的余韵里,忘记了怎么说话。








但这无疑是幸运的,即使他们的最开始,爱不爱还好商量,永远不永远也实在过于尴尬。









T先生二十岁之前自娱自乐能力卓绝,大约K先生对他的每个眼神都看得出柔情,一个背影值得作满十个表情,惶惑小心骄纵得意最后再靠上去安心舒一口气。K先生对此大多报以沉默的微笑,T先生就大受鼓励,发挥天赋从微笑里再提取出一些甜言蜜语,自己在一边把一场恋爱演得风生水起。








T先生后来回过头再想那些笑容,难免要嘲笑K先生演技平平,来来回回这几款,恋爱当中安抚自己的表情竟能和一切崩毁之后被问起旧人掩饰尴尬的笑容重合。马上他又想,这也许就是K先生掩饰尴尬的固有动作。还是很好看的,他评价了一句。








K先生总是很好看的,T先生因为这个原因轻易原谅了自己,并且放任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怀念K先生,继续做一些回到过去的梦。T先生恋爱失败之后再看自己,觉得实在很好满足。他后来看K先生演其他恋爱,看到中间忍不住笑场,一来表情动作实在有些拙劣,二来这一切也太过熟悉,甚至大多数台词都可以省略了,敷衍敷衍已经演过了三年。








我瞎呀,T先生想,你不丑,就是我瞎。我高兴继续瞎呀,T先生继续偷偷想,你怎么就不愿意继续敷衍我了呢。想完顺便在电影院掉了几颗眼泪捧场。








T先生是很要哭的,和K先生在一起看电影的时候,K先生问他怎么那么爱哭,他就说因为我从小是看海长大的这种不着边际的胡话。K先生不接话了,拿过抽纸擦掉T先生的眼泪,把他拉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T先生把这个动作记了很久,在很久以后他依然会觉得,和那天的自己比,好像怎么都应该再哭一哭,又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再流泪了。








 








T先生恋爱失败世界崩溃以后的再一个月,想知道K先生是不是真的讨厌他,他给K先生打了无数电话,不分昼夜。K先生从未回应,大概早就把他拉黑了。第二个月,他开始想K先生为什么讨厌自己,他回顾自己的爱情,检讨自省,手机里存了一串没发送的邮件。到了之后半年,T先生开始思考K先生究竟有多讨厌自己了,这个问题T先生想了很久,不同时候想出来的答案各不相同,他曾经有些恶毒的想到,K先生你有多讨厌我呢,如果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也不愿意和我说话吗?你也不愿意看我吗?








后来,是说在T先生愿意对K先生恶毒的很久以后的后来,也是T先生想“回到过去”的很久以后的后来,T先生和K先生又遇见了一次,那天人很多,也很热闹,光天化日,众目睽睽。K先生确实没有和他说话,也没有再看他。








T先生可能从头到尾也弄不明白问题所在,反正他不聪明。没人会认真怪他。








再很久以后有一天晚上,T先生又梦见了少年时候马路边的那座荒岛,他依然牵着K先生的手,K先生依然把头转向另外一边,留给他一个金灿灿的后脑勺。T先生发现这些年来他想过一遍又一遍的问题一个都问不出口。








妈的真尴尬啊。T先生只是想。








然后他就醒了。